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大数据文摘 > IEEE专访李开复:五个问题直面人工智能的危机

IEEE专访李开复:五个问题直面人工智能的危机

编译:狗小白、jin、蒋宝尚

人工智能毁灭论一直是学界和业界讨论的焦点。

霍金先生前曾三番五次表态,“人工智能可能会毁灭人类”。钢铁侠马斯克曾经提出,人工智能有可能会成为人类文明的最大威胁,呼吁政府快速采取措施,有效监管这项技术。

但李开复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从三个方面来关注人工智能带来的毁灭性变革:全球权力的平衡、国家经济,以及人类脆弱的灵魂。

李开复学生时代开始,就对人工智能十分着迷。他的入学申请论文赞颂着人工智能的未来,称之为“量化的人类思考过程”。在对AI的探索学习生涯中,他相继担任了苹果、微软和谷歌中国区的高管,之后在2009年他创立了“创新工场”,即一家专注于中国高新科技产业的风投公司。

在《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会刊》对他的一个访谈中,李开复对人工智能的这个话题提出了更深刻的疑问,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李开复就以下五个问题进行讨论:

1、为什么中国会在AI领域赶超美国

2、50%的工作岗位都将被机器替代

3、人工智能革命无可避免

4、面对死亡

5、人与机器共存的愿景

为什么中国会在AI领域赶超美国

Q:你为什么认为中国会在发展应用人工智能的领域赶超美国?

李开复: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我们位于探索变迁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谁进行探索,谁就有巨大的先发优势,从而进入应用探索成果的时代。人工智能算法对许多从业者来说已经不陌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速度、执行、资本和获取大量数据,而在这四个领域,中国都更具优势。

这也是我书中为何以中国的企业家精神作为开篇话题。中国的科技企业,并不像建立在iPhone的技术突破和SpaceX项目创新等基础上的硅谷,他们经历了重重艰难险阻。中国的企业家们嗅探有广阔数据和人工智能可商用的领域,然后努力地实现人工智能在这些领域的应用。这些努力常常是艰辛困苦的,甚至游走在灰色领域,获取这些数据的途径并非你想象中那么光鲜亮丽。

Q:你刚提到,像腾讯这样的中国科技巨头在获取可训练AI的数据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它们真的有比谷歌这样的公司拥有的数据量更大吗?

李开复:我们说数据优势的时候,其实包含多重角度:首先,你有多少用户。谷歌是国际化的大公司,在用户数量上应该是多于腾讯的。第二个问题在于:你的数据集同质化程度如何?谷歌从爱沙尼亚获取的数据应用于印度可能就没什么用了。从拥有同样的语言、文化、偏好、用户习惯、支付方式等等的一组人群中获取丰富的数据,也许更加有利。

第三个方面在于,你从每个人身上得到多少数据。腾讯旗下有个包罗万象的微信,基本可以用来做任何事。平均每个中国网民在线时间有一半都发生在微信上。美国用户使用Facebook,Twitter,iMessage,Uber,Expedia,Evite,Instagram,Skype,PayPal,GrubHub,LimeBike,WebMD,Fandango,Youtube,Amazon,还有eBay,这些我们可以全部用微信来完成。

Q:你把中国初创公司生态比喻为凶残的罗马角斗场,因为初创公司不因其最具创新力而生存,而是那些能抄袭、使诈,工作进度非人的公司们才能存活下来。

李开复:创新力是生存下来的一个条件,另一个是“抄袭”。企业家们为了存活下来,什么都做,从而为用户创造价值,然后赚钱。你看微信,它的发展进程中找不到一个像当年iPhone惊喜了全世界的时刻。

现在的它当然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创新,但它的出现并非是腾讯里有个大佬构想了一款这样的产品,然后制作出来惊喜了全世界。它走到今天,是一步步叠加、更新用户想要的功能,去掉效果、反响不好的那些功能,最终得到今天这款最具创新力的社交媒体产品。微信做得如此好,甚至Facebook都反过来抄它了。

50%的工作岗位都会被机器替代

Q:你在书中写道,人工智能最重要的问题不在于中美之争,而在于我们如何面对真正的AI危机——工作岗位的减少、财富分配不平等和人类对于自我价值的认识。

李开复:人工智能能够取代非常多的单一重复性工作。你可以反驳说,人类有很多人工智能没有的能力,比如概念化、采取策略,还有创造。但是如今的人工智能是一个及其聪明的模式识别机,能够从输入数据、分析采取最佳策略,在给定任务领域打败人类。你得想想,世界上有多少工种是简单重复、可被优化的单一性任务?有多少工作根本无需创造力、采取策略和概念化的?大部分工作都是重复性的:开卡车、电话销售、洗盘子、挑拣水果、流水线工作等等。恐怕世界上50%的工作都将被机器替代。

这些工种究竟在15年后、20或者30年后消失,可以探讨一番,但它们的消失是不可避免的。人工智能不仅能做得更好,规模化使用其成本还更低——只要你把系统搭建好了,你只需要支付服务器、电费和网络服务费。在竞争市场的环境下,企业们将不得不采用自动化。而这一变革将比人类历史上从前的变革发生得更加迅速。

Q:为什么说“科技乌托邦”错误地认为AI最终会像工业革命一样创造全新的工作机会?

李开复:人们常说,工业革命创造的工作机会多于毁掉的,所以我们不需要太过担心,因为AI也会类似地创造新的工作岗位。但,其前提条件是我们要有足够的时间。

过去那些技术革命都花费了一个世纪或是更长的时间来完成,就像电力技术一样,电力已经出现了一百年,但是我们还未实现电动汽车的普及,仍旧处于试点阶段,这就给了人类足够的时间去学习、成长和发展,并创造新的工作岗位。然而,快速爆发的AI革命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Q:为什么会认为即使政府发放失业救济金,危机也依旧存在?

李开复:大多数的人不仅仅将工作看作是收入的来源,更是使他们的生活充满意义的事情,是他们为这个世界的发展贡献力量的途径。即使是做着再普通不过的日常工作,人们也可以为自己和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

如果我们剥夺了人们工作的机会并且告诉他们可以从政府获得失业补助,我想这并不会让他们感受到不用工作的愉悦,反而会是更坏的结果。即使有部分人会高兴地提前退休,也有些人会去学习新的技能并找到新的工作,但是,更多的人会因此丧失斗志,从而流离失所。没有工作,会使绝大多数人低迷沮丧,因为他们会认为生命不再具有意义,这甚至可能会引发自杀、药物滥用等行为。

无法躲开的AI革命

Q:如果AI必然会产生经济和社会巨变,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不去使用这项技术?

李开复:个别政府或许能够放缓AI发展的脚步。但是,就整个人类社会而言,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虽然我们控制住了核武器的扩散,但这是因为它是封闭式的技术,并且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而AI是大多数人都可以掌握的,甚至现在已经有大学生开始使用算法来创业,因此想要禁止人们使用是不可能实现的。

以无人驾驶卡车为例。虽然中国正在规划和构建城市与高速公路来推行无人驾驶卡车,但是美国卡车联盟却要求总统特朗普禁止高速公路的试行。这样看来,如果作为无人驾驶卡车的领头羊的美国因为卡车司机的失业风险而选择暂缓它的发展,那么中国也会同样如此。

但是中国企业可以通过测试来获得数据,然后这些数据则可以帮助AI更好的发展。因为数据基数大的优势,中国甚至能够出口某些技术。那么,到那时,中国将会在自动化方面赶超美国。

直面死亡

Q:你说现在的情形很严峻,但是依旧有希望实现人类的繁荣,并且是从未如此强烈的希望。你曾经面临过生命的艰难时刻,最后重获新生,能否向我们讲述一下你的癌症经历?

李开复:曾经我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我总是将工作放在第一位。但是当我罹患癌症,面临死亡之时,我才发现,金钱、成功和地位都无法取代家人给予我的爱,而我也很后悔自己没有回报这份爱。这是一个警钟。所以在我战胜癌症,逐渐转好恢复健康后,我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我依旧努力工作,但是它再也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我开始将家人放在第一位,更好的平衡自己的事业与家庭。过去的我优先工作,换取我曾经非常重视的金钱、成功和地位,但我现在意识到,这些并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

未来蓝图——人类与人工智能共存

Q:所以,正是有了这段经历,让你构想出AI与人共存的未来蓝图:AI让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去爱和感受爱。你也在书中写到“在AI与人类之间建立协作关系”。可以向我们举个例子说明这个构想如何能够在工作市场中实现吗?

李开复:我想将医疗界作为例子最适合不过了。想象一下未来的医院,在病房内各种更先进的仪器读取你的身体,获得的数据,并反应给医生大量的信息,然后医生则可以从中筛选出病人的具体症状,以及家族病史

AI可以很好的对病人进行诊断治疗,同时开出药方。早期,AI提供数据,而医生做出诊断。但现在,AI的诊断结果越来越精确,甚至会超过人类医生,因此,在未来,诊断工作将由AI完成,而医生则有更多的精力来关注病人,给予他们温暖和关心。目前,许多国家,医生与病人接触仅仅只有五分钟,虽然这个时间足够一个医生做出诊断,但是对于病人来说是不够的,因为患病的人更多的需要关怀,他们通常处于疑虑的状态,经常需要医生来安抚他们。

如果增长每个医生和病人的问诊时间,就会需要更多的医生。或许,人们再也不需要花费10年教育和实习经验来获得医学博士,因为他们不再需要记住所有的症状和治疗方法。因此,健康医疗的成本将会降低,人们也会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同时护理人员也会随之增加。

相关报道:

https://spectrum.ieee.org/tech-talk/robotics/artificial-intelligence/former-head-of-google-china-foresees-an-ai-crisis

推荐 0